01/新聞中心

每周焦點

010-60294863

成功案例

每周焦點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每周焦點 > 內容

書法的文化建設精神

作者:金火炬時間:2019-11-01 17:02:23來源:佚名 點擊量:0

       中國書法從來就沒有離開過中國的文化精神,這是源於儒家祖師孔子學說的“學以致用”理論,所以書寫表達的是漢字的意義,而所說的書寫美,諸如墨色枯濕、線條流暢曠達、筆墨一波三折、字形端莊典雅等等審美標準無不與中國的文化精神有關聯,隨著書法曆史的進程,中國的文化精神自然而然地也就成了書法的文化精神。
  書法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以,書法不可背離文化精神。
     由此形成了尊重自然,崇尚禮儀,追求兼容並蓄的中華文化。在這一時期,有意思的是,幾百年後,釋迦牟尼的弟子帶著佛教進入了中國,中國人居然將其變成了世界獨有的禪宗。而禪宗的“禪”正是以中國土著文化的“道”為基礎,甚至與道不好嚴格區分,所以在中國才有了佛道一家的說法。這便是大中華的文化性格:海納百川,包容天下。其實,早從我們的人文初祖黃帝開始,就具有了這種文化性格,中華圖騰“龍”的結構,中華族群的大融合便很能說明這樣的定論並非虛言。後來中國一直沿著這種文化,不斷兼容,走到今天,這樣的文化品格就是中國的文化曆史,形成的精神就是中國的文化精神。
  那麽,範文才先生非常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的書法藝術追求一直朝著書法的文化精神方向用力,所以才有了今天的高度。
  可悲的是,當今中國書法界絕大多數書者卻依然忙於抄錄聖賢古人所創立的偉大傳統,把藝術和技巧混為一談,讓技術取代了藝術創造,章法用筆也被模式化。這些無論新舊模式都將人的創造力碾平。曆史上,書法家數不勝數,書法藝術家卻寥寥無幾。書法家是繼承者或摹仿秀,他們懂得沿用現成的書寫方法,卻並不具有獨立思想和創新精神。藝術不隻是繼承還要開創,藝術是高水準的精神活動,不是任何一個書法家都具備的。範文才先生具有豐富閱曆和知識,對人生有深切的理解、體驗和感悟,並有書法藝術家的稟賦,且虛心研習、勤奮實踐。他非常明白書法藝術不僅是一個技法問題,而是書家情感對審美對象的深層反映和心靈向往的精神寄托,這是書法藝術獲得新生命的源泉。作為書法藝術家不僅要對傳統文化有深透的研究,還要有深厚的涵養和執著地藝術追求,並具有虔誠的宗教普世情懷,才能寫出生氣、靈氣、霸氣來,才能使墨色、線條、字形和整幅作品呼應靈動具有生命力,才能寫出契合自身和自然、文化氣象的神韻來,這就是不爭之爭,水到渠成。
  中國書法從迄今考古發掘推斷始於八千年前黃河流域的古陶器文,再經由甲骨文、金文演變成秦朝的大篆、小篆、隸書,發展至漢朝被官方取名為“漢字”,至東漢、魏晉、唐代的書法一直散發著獨特的魅力。魏晉時,人們的書法觀念發生重大變化,作為文字書寫的技藝和方法得到了士大夫階層的重視。中國書法影響最大的作品,多為日常文人的感傷抒懷,多是無為而為的產物,如王羲之的《喪亂帖》、顏真卿的《祭侄稿》。前者是一封信,後者是一篇文章的草稿。這種並非為欣賞目的而寫的字幅,似乎能最大限度地保留書寫者當時對形式運筆的判斷、情感精神的活動以及現實生命的軌跡。
  目前的中國書法顯得老氣橫秋,書法界形成萬人一麵的格局,就連有關書法的理論和評說也是陳詞濫調,層層相因,既讓思維麻木又使視覺疲勞,缺乏蓬勃活力。整個國家都在抄襲,整個書法圈脫離了藝術本身,卻成了權力博弈的遊戲,依照身份、地位、名望而論資排輩。
  王羲之在他的《自論書》中說:“吾書比之鍾、張當抗行,或謂過之,張草猶當雁行。張精熟過人,臨池學書,池水盡墨,若吾耽之若此,未必謝之。後達解者,知其評之不虛。吾盡心精作亦久,尋諸舊書,惟鍾、張故為絕倫,其餘為是小佳,不足在意。去此二賢,仆書次之。頃得書,意轉深,點畫之間皆有意,自有言所不盡。得其妙者,事事皆然。”這段話無疑講的是書法技術,而且勤奮到“臨池學書,池水盡墨”的程度了。然而王羲之的經典書法作品《蘭亭序》的內容,推崇追求的卻是中國的文化精神。
  《蘭亭序》的內容所反映的是王羲之的思想,他在半醒半醉狀態中完全達到忘我的境界,心、筆、文合為一體,心隨筆動,文由心生,字跟文走,最終文章完成書法也隨之完成,書家追求、修煉的一切精神內核盡在其中,這才是精髓。而王羲之論書法的《自論書》顯然隻是技法,是術而非道。如果王羲之沒有《蘭亭序》裏的思想境界,他的書法境界也不可能達到那樣的高度。   範文才先生號不二齋主人,這個號就是取專一之意,有佛教情結,佛教就講“不二法門”。他1952年生於四川射洪縣,十六歲從戎,從軍六年,而他從小就熱愛書畫藝術。他的名頭很多很大,但我對那些名頭不感興趣,隻關心與書法關聯密切的閱曆。他對書法藝術追求可謂如癡如醉,成年後便“北走京華,東赴春申,南達嶺南,觀摩法書碑林、名勝遺跡”,參加各種書法培訓班,拜多位名師學藝,更是遍臨《張遷》 《石門頌》《金剛經》《張黑女》《蘭亭》《祭侄文稿》諸碑帖。著名學者伍立楊先生觀其書法作品和親見書寫後對他推崇備至,讚賞有加。力楊先生如是評價:“天道酬勤,由於多年來對書法藝術的探索和不懈努力,心境亦於平和厚重,在書法藝術上漸入佳境。他追求的碑之情義,是建立在筆法這一核心語境中的,文才潛心研習碑學意味,可以深入骨髓,所以他在運筆的過程中,逐漸強化了碑學的帖學意蘊,並將帖學中具有創造性的高難度筆法,與碑學的露鋒斬截達成圓融的一致,從而使筆法具有雙重難度,他的筆法上的高難度的追求和成果帶來了他的全新穩重的風格。”而我則更看重範文才先生盡其所能,多種書體反複抄寫佛學經典《心經》的行為。注意,範文才先生抄寫的是內容,創作的是書法,這不同於臨帖。抄寫內容,意味著看中文字所傳遞的精神,而反複抄寫,心中熟稔的是內容,筆底流出的則是由此而生發的心意,心不在書寫,而在文字所傳達的意義,最終達到形神合一,物我兩忘。那麽,這叫做修行。這是範文才先生選擇的一種行徑,他先是臨帖臨碑研習揣摩拜師請教,那是一個術的技術方麵的訓練學習過程,而後者的修行則是道的浸潤與求索。話說到這裏,想必諸君已經感覺到我想要說的話了,這就是我說的關於書法藝術中中國的文化精神,也就是書法的文化精神。範文才先生是個明白人,他的路是一步一步走到這裏來的。《心經》是佛學經典,是悟禪修禪的法門,誦背念寫都是修行,都是開示,都是參悟,而儒釋道的本質是一致的,集中起來講的就是書法的文化精神。所以,範文才先生不是聰明,而是智慧。
  範文才先生的書法作品透露出一種書卷的氣息,字態清秀大度,其書法回歸到漢字書寫的本位,融入了禪學的力量。筆觸如江河東流,顯得精致而豪放,呈現出一片清澈澄明的天空,潔淨、明媚而吉祥。這是寧靜、樸實與豁達的氣質,是情感的自然流露,是自己與自己的對話,仿佛這些文字都發出了溫暖而親切的聲音。這些作品,雖然內容相同,可並不是簡單地書體和布局結構、題款用印這些外在形式上的區別,它們如蒙童隨手塗鴉,漫不經心又如有神助,讓人覺得童趣稚拙,無理性、無拘束,卻十分老辣,厚重耐讀。這些作品並非仰仗熟練技巧、勤學苦練便獲得,而是放棄技巧,無為而為的出神入化。進一步說,他的書法藝術將個人精神引入筆下,在自我覺醒中不著痕跡,成為一種悟道,有禪學意蘊,將佛學修養和書法通感相結合,隱隱透出莊嚴性和儀式感。

\

相關鏈接:

精品展示



京公網安備 11011502003519號